卡琳的长啸在空中震荡出一圈冲击波,搅碎了乌云,吹散了神光。

  如山身躯在绿光中变化,下半身却凛然一停,牢牢钉在大地上,仿佛化作岩石乃至真正的山峦,与身体其他正急速伸展的部分形成静动两个极端,

  噼噼啪啪、哔哔啵啵的声响在绿光中如疾风骤雨般爆响,当绿光黯淡下来时,一株株翠绿幼苗盖住已经看不出巨熊轮廓的卡琳身躯。

  幼苗急速伸展,有的蜿蜒攀升,长成藤蔓,有的横斜竖直伸展,扩出一根根枝条,渐渐拼出参天树冠。

  “这是……精灵的世界树残枝?”

  附身于泰雅的瑟贝妮发出惊异神念:“精灵的确在费恩遗留了不少东西,但除了尼尔瑟拉的力量残痕外,生灵就只有一些低级的守护古树。现在这株世界树残枝,居然还能萌发生机,的确很奇特。”

  瑟贝妮并未因此收起漫天神光:“你以自身血脉中的生命之力,将残枝孕育而出,这正是吾看中你的地方。”

  “然而这并不算全新的生命形态,只是旧生命的简单拼接而已,而且连半神级别都没有。半神……也就是十级力量,是脱离主位面屏障庇护,在费恩世界的宏大环境中进一步演进的力量底限。”

  传递神念的时候,自泰雅身上扩展出的神力虚影还在急速上升,直至推开云层,拔高到两三千米,仿佛顶天立地。

  然而这仅仅只是在卡琳变化出的新形态下,保持着应有的尺寸比例而已。

  将瑟贝妮的神力虚影当做一个正常人类的话,祂前方那似树似山的巨大存在,至少有两个祂那么高,伸展开的宏伟树冠,更将廷尼威王都所在的这片广阔区域,包括那几座倾倒高塔尽数笼罩在树荫中。

  溢着绿光的藤蔓探出树冠,与被推高了不只一倍的乌云对峙,将密集的触须群搅碎。

  树冠中传出卡琳那如风雷般的沉闷话语:“急什么,这只是一阶形态,没听到我刚才喊的那嗓子吗?我……”

  树山轰然晃动,像是从体内,甚至是从扎根的大地中抽出了什么。

  卡琳发出了完全不属于生物,而是出于自然的世界之音。

  “噗——!”

  如火山爆发,鲜红光流从直径几乎快赶上银月之心的树冠上喷出,像是直接冲击到了位面屏障上,不仅那个触手怪铺开的乌云被烧灼一空,连整个天穹都染成了炫目的血红色。与此同时,树干之下,大地也震开条条缝隙,比岩浆还要耀眼的红光向四处延伸。

  淅淅沥沥的红雨洒下,地缝中溢出冉冉红雾,将廷尼威尼亚这片居于位面中心的废墟完全笼罩。再以此为中心,通过雨水、河流乃至空气,向四周急速蔓延。

  卡琳化身的世界树,树冠尽数变为殷红之色,如樱花般耸立在天地之间,给原本充斥着阴暗、枯萎和狂躁气息的廷尼威位面带来了浓郁生机。

  自高空如云层般的樱花树冠中,落下依稀呢喃:“草!吐得太多亏大了!我居然也能有这么大流量!?”

  瑟贝妮却没有关注这株怪异的世界树,而是看着如山峦般的树干之下,两个小小身影。

  “这是……”

  祂的神光身影剧烈荡动,深绿光芒也更加醇厚,似乎异常喜悦:“这的确是全新的生命形态,不过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。”

  卡琳在天上叫道:“你等着——!”

  地上的铁皮人艾托姆、肉团人萨雅呆呆的站立着,天空中的红雨,地下的红烟渗入他们的体内,让他们身体不断溢出翠绿中隐含猩红的光芒,直至凝结为淡薄光层,裹住整个身体。

  随后淡白光芒缕缕渗出,冉冉上升,在将要完全脱离身体时,忽然拉长成细丝。

  此时卡琳化身的世界树上,扭动游走的无数藤蔓中,悄无声息的射出两根,跟淡白光丝交织缠绕,连成一线。

  藤蔓顺着光丝伸展,缠绕住两人,将两人完全裹住,变成两根类似触须的藤蔓。艾托姆那根像是机械部件,转动着机械手臂,萨雅那根如肉瘤般吞吐收缩。

  此时两人的意识处于极度恍惚的状态,像是回归到母亲体内的婴儿,浸泡在浓浓的温暖、安定、宁静乃至幸福中。

  那股与他们血脉相通,直透灵魂的力量,正如触须般从他们灵魂中吸取力量,将他们与其连接为一体,同时传出“跟你们的女王、你们的祖宗,融为一体吧”的呼唤。

  他们完全无法拒绝这样的呼唤,心灵完全敞开,任由那根自血脉中刺入灵魂的触须,将他们的灵魂当做果汁一般吮吸。

  “原来如此……”

  瑟贝妮的神念继续伸展,关注到那些在废墟中游走的怪物。

  那些像是废旧机械的铁皮怪,还有那些充斥着怪异肢体,只能分辨出大致类人轮廓的肉团怪们,也在血雨和红烟中僵住。它们体内也溢出了红绿交织的光芒,同时牵出淡白光丝,再与卡琳世界树伸展出的藤蔓连为一体。

  不过它们的光丝要比艾托姆和萨雅细得多,被红绿神光牵出的还有浑浊的灰光、黄光乃至蓝光紫光,分离出细密如虫的细小斑块,啃噬着世界树的神光,抵御着来自世界树的“同化”。

  血雨的面积不断拓展,大地还在连绵震动,条条沟壑向四面八方迸裂,一直伸向似乎无尽的地平线。

  距离廷尼威尼亚好几百公里的“纳斯巴铁皮人小村”里,虽然声响不断,远比往常喧闹,动静却井然有序。

  村子大门边用铁架搭起的哨楼上,铁皮人卫兵已经习惯了村子里的情况,不再像往日那样频频回头张望,而是好奇的打量着身边那部“自律监督者”。

  有八条粗壮机械腿的自律机甲泛着黑沉沉的金属光泽,细密的亚光漆表面和简洁而有序的部件铆榫痕迹,令卫兵眼中闪烁着热切的光芒。空着的踏乘位之上,腰架撑起的四条机械臂不时微微动弹,又让卫兵怯怯的不敢太过靠近。

  村子里,廷尼威先祖特摩鲁尔跟布莱德王族莫尔奎恩正在闲聊,情报局头目海尔瓦守着红网电台,跟上司蝙蝠进行日常联络。

  以牧师埃海恩、德鲁伊阿斯克为首的科研人员们,分布在村子地下修建的实验室里,围着若干张解剖台忙碌不停。

  就在这时,远处天边忽然染开大片血红,像是火烧云般急速扩展,同时大地也开始微微震颤。

  震动越来越猛烈,哨楼上的监督者用机械臂拎起卫兵,像蜘蛛一样攀着粱架下来。刚爬到一半,哨楼之下的地面轰然开裂,喷出大团红烟,监督者猛然跃起,逃脱了跟着哨楼一起陷入地缝的危险。

  机甲落地,卫兵身上却冒起了红绿相间的光芒,人也剧烈抽搐起来。

  机甲虚灵经过极为短暂的思考,将卫兵从腰架中扯出,丢在了一边。这种状况完全不在虚灵的意外事项应对清单中,对方也不是经过认证的乘员,它只能按照标准程序进行隔离。

  红烟很快弥散到整座村子,稀疏的血红雨点也从天空落下。

  村子里所有铁皮人,包括村长纳斯巴在内,个个身体都骤然僵住,两眼翻白身上泛光,意识恍惚。

  纳斯巴还残留着一丝清醒,他用机械发音器叫出了明显的惊恐感觉:“不!古神!求你放过我!我还不想死……不想……啊……”

  惊叫渐渐变成呢喃:“妈妈……”

  特摩鲁尔、莫尔奎恩两人也同时腰杆一直,两眼翻白,被缕缕绿红光芒缠住。

  暗金光芒自脚下升起,盘旋着转到到头顶,莫尔奎恩瞬间清醒,同时在频道上大叫:“敌袭——!”

  海尔瓦回应:“不要紧张,这是卡琳殿下在全力对敌,只要凝聚意志,不被卡琳殿下的神力波动撼动灵魂就行了。对赤红超凡者来说,这应该是最基本的功夫。”

  “卡琳殿下!?”

  莫尔奎恩异常讶异:“她怎么会用上这种……手段?像是要把所有跟她有血脉关联的人的灵魂吸走,这不是卡琳殿下会做的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旁边特摩鲁尔身体猛然绷出了反弓姿势,淡白光丝溢出头顶,跟身上的红绿光芒交织,凝结成一圈圈的藤蔓树皮。

  老头还嘴歪眼斜的大叫:“妈妈——!”

  莫尔奎恩慌得很,在频道上大叫:“卡琳在、在吸、吸我们的魂啊!”

  位面中心,宏伟巨树之侧,瑟贝妮收回已经伸展到位面边缘,覆盖到位面各个角落的神念。

  “你仿效了那个奥术师的道路,你依靠与廷尼威人的血脉关联,用世界树赋予的生命之力,吸取他们的灵魂,与你融为一体。”

  “一旦完成,你必定演变为全新的生命形态,吾相信至少是在半神级别,甚至有可能跨入神祇的世界。”

  “只要你认可吾的道路,从吾这里拿去与生命有关的神职,吾愿意接纳你为从神。”

  “不过……”

  瑟贝妮很好奇:“之前你对吾一直很坚决的拒绝,应该不会如此轻易的改变决定。而且你的神祇赤红女士,也不会坐视你现在的变化,你到底要做什么呢?”

  轰鸣自血云中降下:“做什么?当然是……开大干架啊!”

  随着这声轰鸣,强烈的意念带着斥力自世界树中传出,由根根藤蔓传递,将正涌向世界树的灵魂止住。

  “好恶心的的铁锈味!”

  “又臭又黏糊的东西,离我远点!”

  “还有这些……啊,居然还有老祖宗?”

  “醒醒啊老祖宗,我不是你妈!”

  “还有你们,我哪能像射墙那样,那么大规模的下崽儿呢?”

  世界树下,艾托姆跟萨雅同时一震,即将离体的灵魂回归,只是意识还被牢牢黏着。

  由无数根触须伸展到大地上,连接上的成千上万铁皮怪、肉团怪身上也闪烁起翠绿光芒,将这些怪物沿着触须,正向世界树汇聚的灵魂流顿时停住。

  “纳斯巴小村”里,从村长纳斯巴到老头特摩鲁尔,都一口长气吐出,瘫在地上,可仍然是两眼发花,神智模糊的样子。

  “不要紧张……”

  频道里,李奇的声音响起:“刚才卡琳已经把她的计划告诉了我们,现在我们正调集力量进行支持,你们平静下来,好好注意红网的变化,再顺应变化做出正常反应就行。”

  似乎担心海尔瓦等人还不是很明白,李奇强调说:“卡琳所代表的灵力侧,还有自由一系,不会偏离我们的大同主义道路,事实上现在她正在这条主干道上,为她所代表的灵力,也就是生命,开辟新的分支。”

  小村这边安定下来,位面中心,三个魔女正破开那个贾斯丁用触须控制的滚滚人群,穿透瑟贝妮布下的神力屏障,突入到了高塔内部。

  “天空的乌云触须是那家伙用什么力量编织的投影,他肯定有庞大的本体,我猜就在地下!”

  “很简单,逮着一根触须往下挖就行了!”

  “只要见到了本体,事情就好办了,一道剑光而已!”

  缇娜、蕾塔娜和奥雷莎信心满满的开始顺着触须往下钻,然后在连声惨叫中,仓皇退入塔内的建筑中。

  无数的生物自地下用处,以扭曲并且巨大化的形态,向她们发起进攻。这些生物还裹着魔女们要很费劲才能穿透的神力屏障,显然是生命女神瑟贝妮干的。

  “交给我!”

  卡琳稳住了灵魂流,开始放大招,嘴上也没闲着:“感谢你,瑟贝妮陛下,刚才我说什么全新的生命形态,只是争取一些时间让我读条而已。”

  瑟贝妮叹气:“你不该停下的,继续的话,你将会比那个生物更有潜力。”

  “继续?”

  卡琳干呕着说:“让我吃下那些灵魂,跟它们合为一体?只是想想它们带着的各种杂质,呈现出的各种变异,我就恶心得想把盲肠都吐出来了。”

  “我早说过,这种靠吞噬其他个体进化的玩意就是贪吃蛇而已,除了到最后没得可吃只好吃自己之外,吃的过程中吸收的各种力量各种东西,也会让我的灵魂渐渐变异,然后我也会变得不再是我了。”

  “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,不管变得多强大,最终也只是头只知道吞噬的野兽。”

  瑟贝妮淡然的道:“海姆陛下曾经提到过某个世界,那个世界的凡人拥有的智慧,就是你们赤红信仰的来源。”

  “吾还听海姆陛下说过,那个世界的凡人说过,凡人失去了人性,会失去很多。但失去了兽性,就会失去一切。”

  “难道你们赤红超凡者,并不认同这样的智慧吗?”

  淡淡的暗金光芒开始在世界树的殷红树冠中游走,卡琳回应道:“我知道那样的……智慧,但那不是从凡人角度出发,为凡人服务的智慧,而是从超然如您的角度出发,俯瞰着芸芸众生的智慧,那也仅仅只是把生命的意义等同于生存的智慧。”

  金光骤然炽亮,片片融解掉树冠上的殷红之色。

  自树冠中,一只怪异的生物渐渐成型,它既奇异,为此时代所不见,又并不陌生,在费恩世界中存在着。

  “我已经领悟到了!”

  那只生物口吐人言,欢快的摇头甩尾,长长的身躯蜿蜒折返,搅动得天穹风雷翻滚。

  “我已经领悟到了我该走上的道路……”

  “你的问题启发了我,所以我好心的并且耐心的回答你。”

  “不过在那之前,我得带着我的祖宗和儿孙们,先清理掉祸害我们家园的邪恶怪物。”

  修长如蛇的身躯满覆翠绿鳞片,与巨龙迥然不同的怪异头颅上,立着类似鹿羚的犄角。龙瞳喷射着炽亮金光,而类似龙魂的灵魂波动,将瑟贝妮施加的生命神力轻易消解。

  “伊斯特塞斯始龙!”

  瑟贝妮的语气微变:“这是不受吾法则束缚的少数生命之一,而且早在黑暗时代就湮灭了,你是怎么得来的?”

  龙嘴大张,似乎在笑:“当然是……吸来的啊!”

  本书来自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紫薯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革命吧女神,革命吧女神最新章节,革命吧女神 999文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