征途 第六百二十二章 :临死反噬

小说:征途 作者:枪手1号 更新时间:2018-07-08 20:48:32
  梅平,第六营副将,安庆老兵,云昭入主安庆之时,他还只是一个小小的执戟校尉,统带着数十个士兵,七年过去了,无数的老兵都阵亡在战场之上或者退役,他却一路走了出来,成为了征北军的高级将领之一,这一次霍震霆坐镇卢宁,便是由他指挥迂路绕回的两路兵马重夺会宁,堵住林牙的退路。

  占领会宁之后,梅平立即便挥军逼向卢宁,但实则上,梅平将所有的重型军械都留在了会宁,并留下一部士卒开始整顿会宁的城池防守,自己则带着大部队轻装前进,在向卢宁逼近两天之后,梅平确认蒙军大队骑兵正在向自己奔袭而来之后,只留下了属下骑兵继续伪装缓慢前进之外,大部队却是反回了卢宁。

  当海因克发现这一个骗局之后,却是为时已晚,此时,他离开卢宁大营已经二天半了,向前,离会宁还有一天的时间,而转身回卢宁,粮草只能支撑到返回大营便会一无所有,那个时候,全军便将断粮了。

  海因克痛苦地看着远处征北军的骑兵卷起滚滚烟尘,一路远去,此时,他想求一战而不可得。“向前,向前,拿下会宁!”他嘶声吼道。

  他还有一天半的粮草,加入林牙为他多备的那几千匹战马,他可以支撑近十天时间,十天,如果拿不下会宁,那才是灭顶之灾,现在,只有抓紧一切时间,展开对会宁的进攻。

  面临绝境的蒙骑抱着破釜沉舟之心。冲向了会宁。

  在海因克离开卢宁大营两天之后,霍震霆展开了对林牙剩途军队的进攻。之所以拖了两天。是因为霍震霆要使海因克的大部队离得更远一些,完全没有回援的可能。毕竟,对面的林牙亦是名将,假如他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假装大队离营,诱使霍震霆倾巢来攻的话,在兵力之上占有优势。而且全部是骑兵的蒙族必然能给霍震霆以重创。

  两天的时间,霍震霆哨骑四出,与林牙拦截哨骑的骑兵展开了相互剿杀,在这种骑兵的单兵作战之中,林牙所部毫无疑问能占得上风,第六营哨骑损失惨重,但终究是让霍震霆确认了海因克率大部蒙骑已经离去的事实。

  卢宁城门洞开。骑兵飞驰而出,奔向远方,列成队形警戒对手突袭,在他们身后,陌刀队正络驿而出,陌刀队只余下一千五百余人了。但仍然是霍震霆突击的主力,而在他们身后,万余部卒手执枪矛,一队队的开出来,在城墙下列好了攻击阵形。

  城墙之上。百余面战鼓同声擂响,一排排的牛角号呜咽吹响。霍震霆凝视着对面远处的蒙军大营,那里毫无动静,心中有些疑惑,以骑兵为主的蒙军好像并没有出战的意思,难不成他们还想守营不成?

  有些猜不透林牙的心思,但霍震霆此时已经确认自己已处于绝对的上风,不管对手如何变化,自己以一贯之,以力夺人,硬生生地碾压过去。

  手中长枪霍地兴起,随着他手中长枪高举,战鼓的节奏陡然变化,处于部队最前沿的骑兵发出一声呐喊,猛摧战马,向前扑去。

  霍震廷第六营的骑兵并不多,第六营两万余士卒,骑兵只有三千余骑,而在分给了梅平所部两千骑之后,在他手中,便只有千余人,这两天与林牙的哨骑剿杀又让他损失了百余骑,现在率先展开进攻的只有八百余骑,骑兵的指挥将领正是贺征。

  在骑兵的身后,一个个的步兵方阵压着鼓点,向前突击,以陌刀队为前锋,五百人一个方阵的步卒错落有致,前进之中仍然保持着相互之前的距离。

  贺征的八百骑兵并不是进攻的主力,在临近蒙军大营之时,八百骑兵立即开始转向,绕着对方营垒疾奔,让贺征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蒙骑的大营依然紧闭,对方还是没有出营作战的意思,此时再不出营,等到征北军步卒赶到,封住了营垒,蒙骑将再无用武之地。

  征北军骑兵绕着蒙军营垒奔驰,在他们身后,步卒已经赶了上来,停在一箭之地之外,蒙军的反应让霍震霆百思不得其解,迟疑片刻,霍震霆下达了攻营的命令。

  陌刀队迈着沉重的步子一步步靠近营垒,每一次沉齐的步伐落下,都会让大地一阵颤抖。

  “杀!”队列之中的孟柱高举陌刀,发出一声怒吼。

  第一列陌刀手猛地加快步伐,手中陌刀高举,用力劈下,木制的栅栏在锋利的陌刀面前,毫无抵抗之力。

  在栅栏被劈成碎片的霎那之间,营地里终于响起了厉响之声,那是床弩击发的啸鸣之声,数十支床弩从营地之中飞出,刚刚劈碎栅栏的陌刀手们猝不及防,盔甲再厚实,能抵挡普通的羽箭甚至破甲箭,但在床弩面前,他们仍然像纸糊一般,被轻易撕裂,几十名陌刀手一头栽倒在地。

  床弩之力,能轻易地射穿人体,有时候能穿透好几人,但陌刀手们的盔甲着实防护性能太好,这些弩箭一击将第一排的几十名陌刀手射死,弩箭连接破了士兵前胸后背两层盔甲,再探出半截箭身之后,终于失去了力道,卡在了士兵的身上。

  “加快速度,向前,向前!”孟柱嗥叫着,床弩上弦速度极慢,发射一发之后,便需要较长的时间来重新绞弦,不像征北军所拥有的伏磨弩,能够持续不断地发射。

  陌刀手们使出了吃奶的力气,拼命向前奔跑,在床弩巨大的威力面前,他们身上的凯甲没有丝毫可能保护他们的安全,巨大的陌刀刀面横在胸前,希望陌刀能够在下一波弩箭到来之时,能够挡上一挡。

  拦在他们面前的栅栏被劈成了碎片,巨大的蒙族大帐被绞成了片状,陌刀手们冲进了大营,在他们身后,是蜂涌而上的步卒。

  孟柱跑在最前面,此时,正是他身先士卒的时候,床弩的威力必然会使他的部下心生恐惧,此时,只有自己跑在最前面,士兵们才会奋不顾身地冲上去。

  脚下突然一软,孟柱怪叫一声,陡地便掉了下去,在他的身下,出现了一个陷坑,接跟在他身后的陌刀手们收脚不及,纷纷坠了下去,坠下去的瞬间,孟柱看到,在第一层蒙古大帐之后,有一道绵延的一人来高的胸墙,墙上,架着的正是一击便夺去了他数十名部下的床弩,而那道胸墙之后,一个个蒙人手执弓箭,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们。

  林牙利用这难得的两天休战时间,利用大帐的掩护,在大营之内挖了一道深约三米,宽约两米的壕沟,壕沟之内,插满了尖矛,而在上面覆盖了一层牛皮,在扫上一些碎土,掩去形迹,乍一看去,便是一块平整的地方而已,而挖出来的土石,则修成了一道一人来高的胸墙,他准备在这里,死守到底,为海因克争取更多的时间,以免霍震霆赶到会宁对海因克两面夹击。

  床弩,壕沟,都是为了对付陌刀手的,一两千陌刀手的存在,对他失去战马的士卒会形成毁灭性的打击,他必须在第一波攻击之中,便将这些陌刀手大量杀伤。

  林牙算得很准。

  霍震霆果然使用了陌刀手来作为前锋攻击自己的大营,这让他专为陌刀手的准备立时便发挥了最大的效力,壕沟边上,陌刀手们拼命地使自己停了下来,以免随着前面的队友跌下去,但后面的却不清楚前面的状况,仍然在快速向前奔跑,重重地撞在前面的对友身上,壕沟之前,人仰马翻,三米深的壕沟,有一段几乎给跌下去的陌刀手们填满。

  在一片人仰马翻之中,令人心悸的床弩啸叫之声再一次响起,这一次,距离更近,忙乱之中的陌刀手们不及躲避,又倒下了一批。

  随着前方障人眼目的大帐被扫清,后方的霍震霆终于看到了林牙在大营之中的布置,心中大为震惊,林牙竟然放弃了蒙军最为擅长的马战,而改为他们的短板,固守营垒,这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。他们的战马那里去了?

  霍震霆略一思索,便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心中不由大为懊恼,这一战,从头到尾,林牙都落在自己的算计之中,没有想到,临到末了,眼看着便要收获战果的时候,对方却玩了这一手,早知道这样,一天过后,自己便应当发动攻击。而不该给对手多一天的时间布置。

  一时之间,便像吃了一只苍蝇一般让他感到愤怒无比。

  “盾牌手上前,掩护陌刀手退下来。”他厉声道。

  一排排顶着巨大铁盾的士兵们向前推进,而此时,陌刀手们也正在缓缓后退,上一次交锋,陌刀手们虽然损失数百,但却给对手造成了数倍于己的伤害,但这一次,他们一个敌人都没有杀着,却白白地死了数百人。

  【文学网提供无广告弹窗小说阅读】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紫薯文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征途,征途最新章节,征途 云来阁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